初稿:17.02.24 / 完稿:17.02.27


信長場合。

私設有。(〃∀〃)

美男戰國各活動、主線參照台詞有。

  

  

  

S.T

  

  

  「這一件是要給政宗的,然後這一件是要給家康的,再來這一件是……」細數著垂掛於臂上的精美衣裳,妳很是認真的將其折疊整齊,置入各個錦匣中。

  

  

  在安土城中生活也已數載有餘了,在這其間,眾武將們追隨著信長大人一統天下的步伐南征北討,最終成就了懸於心上的一方宏願,終結了亂世戰國。除卻秀吉、光秀與三成本就是信長大人的家臣外,因夙願而結成同盟的政宗與家康則須返回各自許久未歸的領地。而明日,即是他們告別安土賦歸的日子。

  

  

  「梓悅。」掩閉的墨色紙門被大力地拉了開來。

  「咦?信長大人怎麼來了?」杏眼流轉,妳噙著一抹詫異循聲抬頭望去。

  「妳好大的膽子啊!」

  「這是突然怎麼了……」縱使妳困惑、不解,卻也未曾停下手上的動作。

  

  

  突然怎麼了?妳說呢?

  

  

  反手拉合了紙門,信長迅速的來到妳身後,攫著妳纖弱的香肩將妳身子扭過,不由分說的一把將妳鎖入懷中。

  

  

  這親暱,來得突然,深切又霸道。埋於信長溫暖的胸懷中,鼻腔裡盈滿著他獨有的氣息,妳不討厭,卻為鼻子與結實的胸膛過分黏膩而無法順暢呼吸發了聲悶哼,「唔……」

  

  

  擁著妳,信長眉心緊擰,在微弱燭火的照耀下,那深邃且分明的俊顏上添了幾分慍色與驚憂。像是確認些甚麼似的隻手來回撫觸著妳泛著涼意的後背,喃喃自語,「妳還在……」

  

  --沒有消失。

  

  

  「誒?信長大人,你說甚麼?」低沉的嗓音實實的入了耳裡,這簡短的語句意義難明,妳欲確認他所訴話語中的含意便輕推了推他的胸膛,望他能鬆手讓妳一瞧此刻的面容。

  

  

  隔著衣裳自掌心傳遞而來的溫度於胸口心尖兒上流淌了開來,一顆如危月高懸的心這才全然釋懷。

  

  

  捉著妳的雙肩,信長與妳拉開了咫尺距離。無論是深鎖的眉宇、萬分糾結的表情,亦或是籠著陰霾的如墨銀海,無不刺痛著妳的眼目妳的心。妳明白,他又憶起過去那段駭人的分別經歷……不過,究竟是甚麼緣由又令他想起這痛苦的往事呢?

  

  

  提手,妳輕觸他深刻於眉目間的不安,柔柔地平撫著,「不要露出這樣的表情,信長大人。」唇角勾起似月牙般的微笑,妳道,「我在這,別擔心。」

  

  我知道,妳還在,那又為甚麼要讓我有妳又要不復存在的感覺?

  

  

  轉瞬間,信長擒住妳纖細的手腕將其拽近,那蠻橫又恣意的薄唇找上了妳白皙的頸窩,一次又一次的輕嚙、吮吻著……

  

  

  「啊呀--信長大人!」極具侵略的吻,令妳的身心不由得退怯。可妳,卻和意識與之相反的圈上他的脖頸,偎近他的懷中。

  

  

  --妳的溫暖,總是能驅散那深扎於心底的驚懼與不安。

  

  一陣的縱情掠奪後,信長乾脆的解除了對妳的禁錮。筆直的眼神與歛閉的雙脣,還有臉上尚未褪去的慍色,無不說著他的不滿與氣憤。

  

  

  「信長大人究竟是怎麼了?」先是一開始痛苦的過往回憶,而後又是這般莫名生氣的表情,這搞得妳都糊塗了。

  

  

  「為甚麼不理會我的命令?」他嗔怒詰問。

  「哎?」什麼命令?

  「讓妳今日晚膳後到天守閣來,為甚麼沒有?」

  「誒!」好似……真有這麼回事啊!

  

  於茫然之中,妳似是想起些甚麼地嚥下了口盡是惶愧的唾沫。幾日前,信長大人說過,讓妳在今日晚膳後到天守閣一聚,後來,妳為了準備贈與家康和政宗的餞別之禮而開始了數日的忙活。就這麼忙著忙著……妳竟忙得將信長大人的命令拋於九霄雲外。

  

  

  雙手環於胸前,那居高臨下的視線不禁令妳有些難受的自背脊竄起一陣惡寒。信長大人看上去真的很生氣,妳想,大概是因為……

  

  --這是妳第一次忘記了與他的約定。

  

  

  瞧妳良久不語,內心躁動著的煩躁感愈發茁盛,信長再也忍不住的催促道,「回答我,梓悅。妳究竟是怎麼回事?」

  

  「唔……那個、那個……」夾雜著不悅的低沉嗓音,打亂了妳滿頭的井然思緒,小舌如同打了死結般地翻動著,怎麼也答不出像樣的語句,「我……」

  

  

  明明只要簡單明瞭的交代出妳這幾日的用心良苦便可,可是妳又想起這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且從未有過的違背約定,妳的腦袋瓜子裡這便只剩下「怎麼解釋才能得到原諒」這件事。

  

  

  怫然的餘光瞥見擱置於榻榻米上的錦匣和屬於男人穿著的外掛,信長又往回睇了睇妳有口難言的模樣,這下他大抵是懂了妳究竟是打著些甚麼心思。

  

  

  「這都是些甚麼?」如鷹的目光指向一旁,他故作不解地詢問。

  「那是……禮物。」妳似是捱罵的孩子般低頭怯怯而語。

  「哦?為甚麼?」

  「誒?」妳抬起頭,用著那純真的臉龐、氤氳著困惑的明眸與微啟的粉唇,回應著。

  

  

  妳這女人真是……過分可愛。

  

  壓抑著如血液般奔騰不息的情感,信長將先前的語句說白,「為甚麼準備這些?」

  

  

  「因為政宗與家康明天就要回到各自的領地去了不是嗎?」如釋重負的妳,飛快地接起語句,順著信長搭起的臺階,於心裡掬著感激又道,「所以,我想應該為他們準備些餞別的禮物吧!」

  

  

  所以,就為了這個,妳居然忘記與我的約定,把我丟在天守閣裡,背著我替他們準備這些東西?

  

  

  原先,妳輕柔的為他撫平的眉間皺褶,彈指間又再次浮現。如果說目光能夠殺死一個人,那麼家康與政宗大概已經死了不下數百回了吧!

  

  

  「他們不需要。」信長方寸大亂的將妳推倒在地。

  「啊--信長大人你做甚麼?」仰望著如猛獸般粗暴莫名的他,妳驚呼。

  「我說過,妳的眼裡只要有我就夠了。」

  「唔……」信長大人這是……

  

  

  那似冷非冷的深邃瞳眸中,妳讀出了那一絲難以被察覺的特別情感。並不是醋意,也非妒忌,口語上而言--是小心眼。當妳理解了他自己毫無所覺的這份介意,於心底漾起一圈圈如蜜般甜美的漣漪,莞爾輕笑。

  

  

  「信長大人還真是小眼睛、小鼻子、小嘴巴呢!」蔥指輕戳了戳他英挺的鼻子笑言。

  「小眼睛、小鼻子、小嘴巴的人是妳才對。」收起怫鬱之情,這一回他真是不解了。

  

  --妳總是說出一些令人難懂的話語,雖然難以理解,不過也不壞。

  

  

  「信長大人……」妳輕聲喚道。

  「怎麼?」自沉思中被喚回的信長簡短一應。

  「為甚麼說不需要呢?」

  

  說這些年來隨著信長大人四方征戰的政宗與家康勞苦功高,著實也不為過。雖非家臣,卻也猶如秀吉與光秀般的那樣重要,就好似……另一對左膀右臂吧!而且,家康與信長大人的情誼,也不似尋常人家一般淡如水。

  

  妳不敢僭越輕言所做的一切是撫慰,但若當是平時盡受倆人照顧而備的回禮,這樣應該也不算太過才是吧?

  

  

  「我說……」妳到底有沒有身為我的女人的自覺?

  「啊--」感受到覆於胸口之上的大掌,妳微微一顫。

  「妳的心是屬於我的。」

 

  --所以,我不允許妳把心思分給其他人,就算是像根木頭的三成也不許。

  

  

  望著耳根兒泛著略略紅意的信長,妳更加的確認了這是體現了他對於情感的小心眼兒。或許,是這份感情得來不易,又或許是曾經差那麼一點就永遠失去,所以心眼兒小得無以復加,小得令人萬分疼惜。

  

  --能得信長大人如此的珍而重之,真的是太好了。

  

  

  妳露出有些俏皮的表情,曲起食指以外的指頭,豎著大大的一字在妳倆交會的視線之間,「就這麼一次,下次不敢了。」

  

  

  「還有下次?」挑起劍眉,信長拽過妳的手腕,惡意的嚙咬了口妳纖細的蔥指。

  「唔……疼啊!信長大人。」

  

  就在妳抽回被虛拽著的手而略微高聲悲鳴時,倏地,身子騰空而起,妳這才慌亂的攀緊信長的脖頸,「信長大人這又是做甚麼?」

  

  做甚麼?違背我的命令把我丟在天守閣裡,又將本屬於我的心思放在其他男人的身上……簡直無法原諒。

  

  

  「去適當的地方處罰妳。」稜骨分明的俊顏,拂染上了一絲邪氣。

  「誒?」

  

  妳的詫異一呼,他停下了腳步,交織著熱情與壞心笑意的深沉瞳仁,仿若要將妳吸入似的不斷靠近……被健壯雙臂橫抱著的妳,退無可退,只能將其緋紅一遍的臉蛋別過,不再與那似能攝人心魄的目光無謂交纏。

  

  

  堆滿邪佞之意的笑靨更甚,信長湊近妳羞赧透紅的耳畔,有意無意的呼出濕潤且飽含熱意的氣息,而後低語……

  

  「今夜,我會盡情的擁抱妳,直到妳沒有心思再顧及其他男人為止,梓悅。」

  

  

  

  -

  

  妳說,妳會將妳的一切盡數交付於我。

  我說,我會把我的一切悉數奉獻予妳。

  

  然而,妳似乎時常忘記,忘記妳是屬於我的這個事實。

  或許,妳的愛太過恢廓,恢廓得能容下所有的人事物。

  

  不過這也無妨,就是這樣的妳,才令我無法自拔的深愛著。

  雖然會有些生氣,但我會在妳動搖之前讓妳清楚的明白……

  

  

  

  

  

  --我才是妳的唯一。 

  

  

  

  

Fin.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隨筆記札

 

  這是一篇極度自肥文。(〃∀〃)

  觀賞可以,餵食可以,拍照可以,追打禁止!

 

  無可奈何的,誰讓信長大人是我的愛。(妳夠了)

  就當是我拼命開坑之下,給自己的一點小福利吧……Q_Q

  

  第一次覺得寫情書好滑稽,因為對象是自己。(X)

  

  

  以上,不吝指教。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燁玹 的頭像
燁玹

Daydream.

燁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王叔
  • 我以為是R呢(ㄍ
  • R只要一次就夠了。
    再多個幾次我的腦汁會乾涸。(躺地)
      

    燁玹 於 2017/03/05 09:49 回覆

  • mouse832
  • 就算是像根木頭的三成也不許,哈哈~三成一整個就躺著也重槍欸wwwww
    啊啊!不管怎樣的信長都好可愛呀~~~~
    最近看到金平糖那段又被萌翻!乾,萬年本命!
    跪求悅出個金平糖系列的!!灑糖灑糖~~
  • 三成是小天使,他不會介意的。(妳又知道了)
      
    信長大人一直都很可愛又很純粹。
    有著執掌天下的男人應有的大義和霸氣,卻又有青澀、純粹、孩子氣的一面。
    這要我怎麼不愛他啦!wwwwww
      
    貓貓是說跑到廚房去偷糖那一段嗎?
    如果是的話,那段我也超愛的!超可愛,反差萌啊!(〃∀〃)
      
    至於金平糖文……這要問靈感大神啊!(掩面)
      

    燁玹 於 2017/03/05 09:49 回覆

  • 路人喵pass
  • 自肥好啊XD
  • 可是會被其他長嫂們的目光萬箭穿心而死。(躺地不起)
      

    燁玹 於 2017/03/05 09:49 回覆

  • Momi
  • 信長果然適合霸道總裁系列喜歡吃醋又不承認總覺得好可愛XXD
    我是不是看到三成躺著也默默中槍了WWW
  • 在我心中,信長大人一直都是霸道總裁。(〃∀〃)
    到現代他一定是!絕對是!必須是!只能是!(妳夠了)
      
    對哦,三成默默中槍了。wwwwww
      

    燁玹 於 2017/03/05 09:49 回覆

  • mouse832
  • 三成感覺就腹黑阿www在床上討回來的那種~(乾......天蠍座可不是當假的!!
    我也是超愛他孩子氣的一面的啊啊啊!!!(失血......
    好奇的樣子也很萌!
    那段我也愛,還有這次活動塞糖給女主當封口費那裏也超可愛的!!一整個當場融化我(๑♡⌓♡๑)
    反差萌是怕癢這點讓人很受不了,讓人很想調戲(?他
    拜託您了靈感大神!!(跪地
  • 那就讓我們期待小天使變大惡魔。(錯)
      
    孩子氣大概是因為他感情這塊是空白,也因為這樣才顯得他的情感很純粹。
    我反而是喜歡他為了見女主不惜涉險跑到敵營去。
    在妳最想見他的時候,他出現了……乾,這種男人能不愛嗎?(拍桌)
      
    我已經跪在電腦桌前求大神了。(淚流)
      

    燁玹 於 2017/03/05 09:50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