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稿:18.07.01 / 完稿:18.07.22 / 校修:18.10.15


◍ 芹澤鴨場合。

◍ 自家女主私設有。

◍ 與巫女的相逢 / 陰覺,主畫面招呼語衍生短文。

  

  

  

S.T

  

  

  月光下,芹澤鴨一如既往的在廊下擺案品酒。興許是這秋月清風挑起了難得的興致所致,他想,若是能與梓晴一同對月品酒,度過這繁忙日子裡為數不多的片刻寧靜或許是不錯的。本來這想法是挺美好的,不過現下--跪坐在茶几彼端的梓晴,人是乖乖的來了,卻滿臉愁色,還逕自抱著一壺茶,半聲不吭地直瞅著他。

  

  

  儘管芹澤鴨心底疑惑,卻也沒有多思,拿起酒瓶就想替她斟酒,只是……一個轉眼,梓晴飛快地收走眼前的酒盞,澄徹如水的清酒自瓶中迅速傾出。意料之外的發展,令芹澤鴨猝不及防的就這麼把酒濺了一桌。

  

  

  倆人不約而同地望著勻灑在桌上的酒,一邊是沒有表態的惋惜,一邊是說不出口的尷尬。手裡攥著那盞空落白瓷的梓晴眼神鬱鬱,見他隻字不語又讀不出心緒的淺綠眸子微微地縮了縮,她這才為難地開口,「我……不會喝酒。」

  

  

  ……

  

  敢情是因為不會喝酒啊!

  

  

  嘴角勾起了抹淡淡的笑,芹澤鴨仿若無事般的轉手取過一旁倒扣的新酒盞,「我認為,女人還是要練一點酒量比較好。」說罷,他斟滿一杯酒,遞給了她。

  

  

  「但是……」梓晴欲言又止,躊躇片刻才放下手中的接過酒盞。

  

  

  她明白,眼下世道紛亂,人心晦暗難測,即使有新選組這樣維護秩序的組織存在,走在街道巷弄上也非是安全無虞的,就算哪天在酒樓又或是茶坊被怎麼了都不算意外。他說,女人也該練點酒量,不可諱言的,他是對的,只是……她是真的不會喝酒啊!更別說是品酒了。

  

  

  凝視著杯中那映照著南天望月的玉液,她有些出神。一陣夜風輕拂而過,搧動了沈靜的酒香,毫無防備地她嗅進了一口清冽,那香氣卻與先入的所思所想意外的相悖,心底不由得為之驚嘆。梓晴緩緩地將素白的酒盞湊近脣畔,輕抿了一口,淺灰的瞳眸隨著入喉的酒水微微一縮,須臾傾盞一飲而盡。

  

  

  他沒說的是,這酒可是特別託人尋來的名品珍酤,並非如同稂莠一般隨處可得的。若說是為她而選,那也不錯。今日之約,本在預想之中,只是他沒料想梓晴並不會喝酒,更沒料想到的是--她的接受度會如此之高。

  

  

  不如……就索性探探她的酒底吧!

  

  

  暗自做了打算,芹澤鴨再一次為她滿上一杯,得意之至地說,「怎麼樣?屬於大人的滋味,不錯吧?」

  

  

  「嗯,真的很好喝呢!」端起滿盈的酒盞,梓晴抬手於眼前,細細端詳娓娓而談……

  

  

  「其實啊!我一開始也挺討厭你的。霸道、放浪形骸,又一副傲慢的樣子。」她閉起眼,一口乾了杯中物,「不過現在卻不討厭了,反而……」話鋒一轉,她驀然悲傷了起來,「但是,你老是左擁右抱的和藝妓們走在路上……」

  

  

  說著,她一個拊桌站起,步伐不穩地顛了顛。腳脖子一軟,差點跌下檐廊,芹澤鴨眼明手快地上前接她入懷,就像件羅衫一樣,梓晴軟綿綿地癱倒在他結實又溫暖的懷中,不知道是想些什麼,又哭又笑。

  

  

  芹澤鴨至始至終沈默不語,望著懷中三杯黃湯下肚便醉得一塌糊塗又語焉不詳的梓晴,他突然覺得自己的決定很對,但……這妮子的酒量未免也太不忍卒睹了。

  

  

  他嘆了口氣,撩開覆在她頰上的幾縷青絲,嫣紅的雲霞自雙頰暈染上了眼角眉梢,本就精緻無瑕的臉蛋,褪去了素日的稚氣,多了幾分成熟女子的嫵媚……這樣的她,真的很誘人。若是換做早些年前的他,早就出手了,哪還有半分顧慮。可現在,強烈的憂心與正常男人所擁有的慾望於心底拉鋸著。

  

  

  「唔……」

  

  

  懷中的人兒發出一聲低吟,動了動身子將臉蛋蹭進他的懷裡,原本擱在側腹上的手,此刻正緊緊地拽著他的衣襟。片刻,她不再有動靜,居然勻了呼吸地睡著了。

  

  

  「……」太沒有防備心了這女人,連點掙扎都沒有。他的內心正天人交戰,而她卻酣熟的深眠,真是惡劣至極。

  

  

  明明是露白楓紅的時節,園子裡花葉上還覆著層尚未消融的霧白薄霜,可身子卻感受不到瀰散在空氣中的半分涼意,反倒是透出衣裳的熱意愈發猖狂,猖狂得令人倍感難受。但眼下更令他可惱的,莫過於自己卻不大明白這高熱的體溫,究竟有多少是屬於她的,又有多少是屬於自己的?

  

  

  不過就是個小鬼罷了,魅力不足、舉止稚拙、談吐淺薄……相較於酒坊、遊郭裡的女子,無庸置疑是霄壤之殊。但這怎麼都不會入得了眼的小丫頭片子,卻在不經意間於他心底佔有了一席足以讓自己動搖到如此地步的位置,著實始料未及。

  

  

  他長長地舒了口氣,一把將她抱起。無論這些情愫是何時於心底扎根萌芽的,無論這高得令人難受的體溫是屬於誰的……都不想再深究了。

  

  

  芹澤鴨將她抱回了寢室內,輕輕的讓她在被褥上睡下。他拉起被子,為她蓋上,卻看著她的睡顏有些恍惚,在毫無自制地伸手輕觸到梓晴仍透著淡淡紅暈的臉頰時,他突然明白了過來。

  

  

  他起身退開她的身旁。臨走到了門前,按在門上的手卻怎麼也不肯動作。這寢室裡芬芳……太繾綣,歇臥在被褥上的人兒更是。芹澤鴨回頭看了眼熟睡的梓晴,喃喃低語,「或許這會多花點時間,但……」

  

  

  未盡的低喃,化作一抹意味深長,本該映著淺淡笑意的瞳眸裡,此刻卻是盈溢著罕有的認真。他緩緩地拉開紙門,帶著仍未消退的熱意,重新走入那沁涼的夜風之中。 

  

  

  

  

Fin.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隨筆記札

  

  這是在某天登入遊戲時,看到鴨叔那句「我認為女人也要練一點酒量比較好就是了」所腦補出來的。

  雖然給人的感覺是個很輕浮的男人,但也意外的有各種溫柔的時候。

  再來就是即使在輕浮、放浪形骸,也沒對女主亂來這點我給予一萬個讚! (〃∀〃)

  

  總之大叔什麼的,香到我不要不要的啊! (つд⊂)

  

  

  以上,不吝指教。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燁玹 的頭像
燁玹

Daydream.

燁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mouse832
  • 感覺超久沒看到妳寫文的耶XD
    「我認為女人也要練一點酒量比較好就是了」(這句也太可愛了吧!!
    求信長大人版的!!(敲碗碗
  • 我、我……你不要這樣啦!(崩潰痛哭
    我一篇短文都可以寫一季了,你還讓我開坑啊!ΩДΩ
      
    我最近這半年一直在找工作、換工作、找工作、換工作……
    所以我真的沒什麼時間可以碼文,賺錢很重要的!
    沒有錢怎麼找男人爬牆!(靠杯

    燁玹 於 2018/10/15 23:25 回覆

  • mouse832
  • 怎麼感覺許久不見整個世界就變惹XDD
    最近還好哇?
    不過我很有耐心,可以等!!
    所以我還是要推坑:3
  • 就這間不好再換另一間,一直反覆這樣,也說不上好還是不好。
    一切始於前老闆太爛了,只好另覓新主www
      
    錢很重要的!  
    沒有錢怎麼找男人爬牆啊!是不是!(不要理直氣壯
      
    會不會等著等著毛都白了?(゚∀゚)

    燁玹 於 2018/10/15 23:46 回覆

  • mouse832
  • 真想永遠在信長大人身邊就職(妳夠
    笑死喔,妳滿腦就爬牆啊!車啊的!
    沒關係!!等信長大人到白頭我願意!
  • 我也想在信長大大旁邊就(ㄇㄟˇ)職(ㄊㄧㄢ)工(ㄕˋ)作(ㄑㄧㄣˇ)!
    靠妖!你就都不要爬牆!XDDD

    燁玹 於 2018/10/18 23:20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