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稿:17.07.09 / 完稿:18.04.29


◍ 謙信場合。

◍ 公主點文,私設有。

◍ 謙信 × 攸。

  

  

  

S.T

  

  

  風起雨落,這片罩著春日山城的陰鬱已有數日之久。斜倚著梁柱,她默默地靜望外頭落下的雨。若不是過於煩躁的心緒塞滿心懷,興許她會有這閒情能夠將這庭院裡讓雨打濕的石板,悉數數清。

  

  

  「公主殿下。」侍女跪伏於地,恭敬地行一大禮,「夜已深,外頭的水氣深重,還請公主殿下移駕室內。」

  

  道明來意,侍女緩緩起身,掬著主僕尊卑上前攙扶起攸的臂膀。

  

  

  「於你們而言,我只是個質子,為甚麼還要對我如此的畢恭畢敬?」伸出手,她探起外頭的細雨,滴散在指尖的晶瑩卻意外的溫熱。

  

  

  聞言,侍女收回手,再次恭敬地跪伏於地而後應答,「這是奉謙信大人的命令。」

  

  

  鼻息輕嗤,她淡笑,嘴角勾起的線條卻沒有愉意應有的弧度。

  

  

  原來,他還記著她嗎?那個有著一雙妖冶的異色雙瞳,又冷如萬年深淵裡的寒冰的男人。若無人提起,她還以為當初協議將她作為質子帶回春日山城的人,是信玄大人呢!

  

  這不,說人人就到了呢!

  

  

  「安土的公主,這麼晚了還在欣賞春日山城的夜雨景色?」信玄掛著一貫從容的笑,走向她的身旁。

  

  

  「信玄大人這是夜襲嗎?」背後傳來的熟悉從容,她無意回身相迎,僅只淡言道,「如果是夜襲,那就別白費功夫了。佐助都告訴我了,信玄大人不會輕易放棄,可我也不會有所動搖的。」

  

  

  他仿若未聞的來到她的身旁與之比肩,背手抬頭瞧了瞧簷外的天,「這雨不是一時半刻就會止歇的。」他頓了頓,目光意味深長的轉投向她,「如果這雨長久都沒有停止,我好奇來自安土的公主是否會依舊欣賞著?」

  

  

  傾掌,盛於掌心的雨水漸逝,攸望著雨中那盞孤立的石燈出神輕甫,「都已然身在其中,還談甚麼欣賞不欣賞的。」

  

  

  她懂,她甚麼都懂,這段時日信玄時不時的試探與提點……她都明白。

  

  

  這牢籠,是她自己親手築起的。不為別的,為的也就是想留住過往那一片柔軟芬芳的春意罷了,可是她卻沒料想這春意難留,倒是把自己給關了起來。

  

  

  在侍女的攙領下她轉過身,邁出一步與他擦肩。

  

  

  「我只是一個質子,實在無須你們這麼費心。」她細聲,言語裡沒有任何的情緒,「或許地牢會更合乎質子這個身分。」

  

  

  「地牢嗎?」壓下心底的詫異,信玄無奈地笑道,「將美麗的公主囚禁在地牢裡,這可不行。」

  

  

  門前,她停下腳步,眼底藏著的無盡幽怨傾巢而出,「我不想甚麼都不是的被這麼養著。」驀然回首,一行清淺無聲滑落,「我是個人,有血有肉有知覺的人!既不待見我,又為甚麼要待我如賓?我是個質子,擺在城裡難道會比關進牢裡來得合適嗎?」

  

  

  來到春日山城已非昨日之事,主張將她作為休戰協議帶回的人,卻始終不得一面見之。她能理解謙信的難以接受與憤怒,但無法理解既然憤怒她的欺瞞,又為何不乾脆將她收入大牢裡?

  

  

  「那麼妳認為,對他而言什麼都不是的妳……又是什麼呢?」望著雨中那被石燈染上昏黃的石板小徑,信玄輕輕地勾了勾嘴角,便轉身凝視著門前的攸,「還是……妳期望著什麼呢?」

  

  

  

  -

  

  「還是……妳期望著什麼呢?」

  

  

  猶在耳畔的一句問話,別具深意的眼神深深地烙印在她的心上,只要她一闔上眼,那時的情景便清晰的重現眼前,好似不容她逃避、遺忘。

  

  

  輾轉反側的攸坐起身,抱著膝將臉埋入雙膝間。她不斷地思考著信玄的那一句話,不斷地問著自己是否真的期望著?究竟還在期望什麼?事已至此,什麼念想對她而言都只是觸手不及的夢,即使曾經有過那麼一眼一瞬的珍貴情感連繫著彼此,現如今也早已和稗草一樣的輕賤不值。

  

  

  明知道是團能將自己焚盡的烈火,卻還是一頭栽進其中……真傻,真的好傻。本來就不該的呀,癡心妄想也該有個限度。瞧瞧現在自己的模樣,像隻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籠中鳥,實是可笑。

  

  

  她抬起頭,自嘲般地輕笑了聲後閉上眼,任憑淚水恣意地淌過尚未風乾的臉龐。

  

  

  

  

TBC.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隨筆記札

  

  這篇本來是在謙信本篇出來前構思的中長篇故事,可後來與本篇碰撞的程度太大也就冰了起來。

  其實當初已經寫到3~4章了,而且是我當下那段時間寫最順的一篇,所以選擇腰斬的時候很糾結。

  這幾天整理資料夾的時候又點開看了一次,我發現我對這篇真的割捨不下……

  所以我還是會依照之前的設定繼續寫下去,當然也是會寫寫停停,但我會盡力去完成它。

  至於與本篇的碰撞,我能避的就會避開,畢竟我也不想被貼上抄襲還是重製的標籤。

  

  

  以上,不吝指教。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燁玹 的頭像
燁玹

Daydream.

燁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追蹤你的文章其實有一陣子了
    一直都很喜歡你的文筆
    之前看到這篇蛾火的時候就特別喜歡
    原本還覺得可惜你不繼續寫下去了
    如今你決定重啟這系列我很開心😊
    特別來留言哈哈哈
    希望你繼續加油!
  • 謝謝你的鼓勵和不嫌棄,這篇也是我最喜歡的一篇。
    因為很喜歡才會想到就點開看,然後在覺得可惜中又默默關掉……
    我也不太確定能不能這樣一直寫到最後,但我會努力的!(つд⊂)

    燁玹 於 2018/05/06 22:38 回覆

  • mouse832
  • 割捨不下的就不要放,人生還能有多少事是不想割捨的呢~~
    只能說同個題材的梗也就那些www就放寬心的寫吧!!爽就好(×
    歡迎回來!♡
  • 我之前也有這樣跟自己說過。
    也確實情感梗寫來寫去也就那些而已……
    可是就怕會被貼上「複製貼上改改劇情PO文」的標籤。QQ

    燁玹 於 2018/05/06 22:40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