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稿:17.10.15 / 完稿:18.01.01


◍ 信長場合。

◍ 私設有。

◍ D2滾床單 - 殘篇。

◍ 半R+。(?

  

  

  

S.T

  

  

  雖然我是個容忍度與包容度都不小的人,但是我最禁受不住的還是別人言語上的刺激、誤解,還有--得寸進尺。

  

  

  「我說過,我討厭在上面。」坐在信長大人的身上,我一動也不動地抱起臂膀,不甚情願地臨視著他,「而且,明明做錯事的人是信長大人,為什麼每次受罰的人都是我?」

  

  

  對於我的抗議,他挑眉,一臉不懂我在說些什麼地看著我。但他嘴角上清淺的淡笑,是早已將我心思閱覽無疑的譏諷。這真是讓我很想抓起身旁的枕頭,一把將他悶死算了!

  

  

  「我倒認為這是在向妳賠罪。」帶著些許媚態和慵懶,他將垂墜在我胸前的髮絲纏繞在指尖上,「難道妳不喜歡這樣?」

  

  

  「沒有不喜歡。」我俯下身,雙手撐在他耳鬢的兩側,無視他的引誘沉下臉,說,「既然是賠罪,那更應該讓我在、下、面!」

  

  

  我是招誰惹誰了?到底這金平糖也不是我讓他帶進寢室裡的,卻在每次的議和與賠罪中都必須十足十的付出勞力。不只是待在上頭奮力耕耘,信長大人總還想這樣那樣的……我都懷疑他是不是背著我看了什麼奇怪的……唔,奇怪的愛情動作片……之類的影集。

  

  

  他彎了彎嘴角,溫柔地勾起我垂落的長髮別向耳後,「是妳說沒有不喜歡的,那麼交涉到此結束。」

  

  

  當月光自窗櫺間灑進這浸濡在濃濃煙硝味中的昏暗寢室裡時,我總算是看清那棕色眼底所透出的深沉,還有那懸在眼角上的壞心笑意……

  

  

  「你、你……」我這是傻往坑裡跳了嗎?渾身止不住地顫抖了起來,然後對他大吼,「你又算計我!」

  

  

  想要抓起枕頭悶死他的想法是越來越強烈了,又或是占著地利之便,索性讓他體會什麼叫做痛不欲生。但這對男人來說真的太過殘忍了,已經不是普通的懲罰,而是--斷子絕孫。這我實在於心不忍,也不想成為讓織田氏斷後的千古罪人。

  

  

  我不否認與信長大人一起共度春宵這件事情是真的很享受的,但這僅限於我在他身下的時候。我想,信長大人之所以喜歡我待在上頭,大抵就是單純想欣賞我氣極敗壞,最後耍賴的模樣。

  

  

  不過凡事又豈能盡如人意!更何況我只是個女子,「唯小人與女子難養也」的女子。我不是神,沒有義務必須實現他的每個願望,而且就算是神也不會每個願望都實現好嗎?每次都從了他的願,而我卻得了滿懷的不甘心,為什麼要這麼憋屈自己?

  

  

  「想什麼?」他摸著我的臉,一臉認真地問我。

  「……」我無語的目光,拿不準焦距地黏在他的臉上。

  

  

  我能想什麼呢?敵不動我不動,就是這樣而已。難道真要我折枝嗎?我不想接下來的日子在床上是毫無情趣的度過,更不想看到我的男友整天抱著電腦的D槽!那樣太可憐、太悲催了。

  

  

  我的眼神依舊是散散的,思緒與心緒對不上頻,只跟隨著下意識開口問,「信長大人究竟是為什麼喜歡這樣捉弄我?」

  

  「捉弄?」他看著我的眼神就像是頭一次聽見這詞彙似的,想也沒想的直說,「不懂妳在說什麼,只是想欣賞妳的表情而已。」

  

  

  「……」在你身下就不能欣賞了嗎?這什麼破爛理由!我哭。

  

  

  在我受到言語重擊而哀傷得不能自已時,他猛然地坐了起來,硬是把我從他的腹上往腿下推,雙手還不安分的在我光裸的背後摩娑著……

  

  

  「唔……」這種感覺真的很酥,要多酥就有多酥,一下子就把惱怒和哀傷酥成了渣,還不自覺地發出了羞恥的聲音。

  

  

  「妳的身體真的比人要誠實多了。」他得意地笑了,最後還軟土深掘地湊近了我的頸窩舔拭了幾口。我差點沒貼在他身上。

  

  

  他的手依舊不停的來回摩挲著。那恰到好處的力度與掌上粗礪的繭子,在肌膚上滑出的酥麻感竟讓我卸下心防,還眯起眼的打從心底享受了起來……

  

  

  「都這樣了還拒絕嗎?」冷不防的他拋出一問。

  「……」

  

  裁判!有人可以吹哨後還出手的嗎?這是標準的嚴重犯規啊!

  

  (`Д´)

  

  我想信長大人這種心黑到炸鍋的晦暗性格看來是沒藥救了。他總是先激怒我,讓我神經短路,然後計畫性的引誘我,讓我一步步往坑裡走,最後再來個絕地大坑殺,還沒來得及反抗就再見世界了。這手段真夠心黑,難怪我第一眼就覺得他……和墨魚挺像的。

  

  

  我無奈地長嘆了口氣,把手圈上了他的後頸,「我這已經是騎虎難下了,還能拒絕嗎?」

  

  --自坑不就是這麼回事而已嘛!沒關係的。

  

  (´-ω-`)

  

  

  暗自腹誹這男人的心黑本來就有沒停歇過的時候,我也知道隨便問候別人的長輩、祖宗是件非常無禮的事,但是我現在是真想問候他姥姥的!可是這樣的想法就在他的手移至我的腰際,並且用力一收……那個心黑啊、姥姥啊什麼的,瞬間都飛到九霄雲外當星星去了。

  

  

  雖然與信長大人已經有過數不清次數的魚水之歡,可是在他完全進到身體裡時,還是有點感到不適,但是那輕微的不適感卻也沒有持續太久。

  

  

  起初他的節奏是有些急促,可是在急促之中卻又時而躁進時而徐緩。兩種截然不同的感覺交織成網,就像是隻毫無抵抗能力的蟲子般,我無法自拔的被困在其中。如果就這樣在情慾中滅頂,好像……也沒有什麼不好的。

  

   --不過這種想法,還真是可怕啊!

  

  

  信長大人扶在我臀上的手,也順著他腰部的律動往自已不斷地收放……就好似想要再更深入的需索般,給人一點喘息的機會都沒有。

  

  

  我環抱著信長大人的脖頸,挺直近似沸騰的身子把臉埋在他烏黑的髮頂。不只是過於誠實的嚶嚀聲止不住的從脣間溢散而出,就連身子想要索求更多信長大人所給予的快感,也越來越強烈、越來越難以克制了。總覺得想要的不只更多……是更多、更多……

  

 

  「嗯啊……啊……」

  

  他猛然的向前一挺,我的感知瞬間被震懾住了,只剩聲音依舊。我同意了,他這是賠罪,不是懲罰。

  

  還沒了的是他停下動作,與我拉開了點距離,張口輕含著我的。濡濕的舌尖不斷地逗弄,從肌膚傳到內心深處的感覺,宛若一池平靜春水被掀起了波瀾萬丈,澎湃卻又迷茫。

  

  

  我想開口,卻說不出任何話來。按著他肩頭的手,緩緩的往肩下滑落,在他堅實的後背上劃出一道道的指痕。而信長大人在發出一聲輕笑後,像是還以顏色般的在我胸前烙下如雨點般大小不一的吻痕。

  

  「……」

  

  我聽見理智線A與B斷裂的聲音了!

  

  

  「不是說好不在衣服遮不到的地方留下痕跡的嗎?」我勒緊他的後頸怒瞪著他。

  

  「妳這要求太強人所難了。」他望著我,一臉有啥好氣的再說,「而且就算讓其他人看見也不是什麼壞事。」

  

  

  Excuse me,什麼不是件壞事?五百年後的現代人可不會像安土城的人們一樣見到你就跪,見到我就拘禮啊!

  

  (╯‵□′)╯︵┴─┴

  

  

  一個視野的翻轉,我旋即被他困在身下。他俯瞰著我,淡褐色的眼底有著說不出的柔情萬種,大手拂過我沁著汗水的髮際,輕輕撫上我的側臉,他緩緩地俯下身……

  

  

  「你幹什麼?」又想拿這種眼神坑我?以為我很好坑嗎?我沒好氣地問。

  

  他帶笑地反詰,「妳明知故問?」

  

  

  是,我是明知故問,而且還很故意!

  

  

  這麼長的時間過去了,信長大人是什麼樣的個性我豈會不知?雖然明白,可我總還有個小念望,就是有天能夠在某件事上勝過他一回。不過這個願望,似乎難過登天。

  

  

  想想在床幃裡老是被動的任憑信長大人處置,這好像違背了我的性格,於是我抓著他的臂膀,一個使勁地翻身反將他困在身下,皮笑肉不笑的衝著他發出了狠話,「織田先生,我鄭重地告訴你,今夜,我跟你沒完!」

  

  

  他先是一愣,「哦!發起狠來了?」然後又是一個輕鬆地翻身把我困在了身下。

  

  

  雖然雙手被他牢牢地按著,但我仍然不甘示弱地直瞅著他,「別指望我會像條躺在砧板上的魚一樣任你宰割!」

  

  

  他忍俊不禁的一陣,而後修長的食指輕輕地摩娑著我的脣,面帶傲氣地下了戰帖,「那就要看妳的本事了。」

  

  

  我沒有回話的輕哧一笑,一把圈上他的脖頸將他拉近,然後湊在他的耳邊低語……

  

  

  

  

  

  「行。反正今夜……還長著呢!」

  

  

  

  

Fin.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隨筆記札

  

  總之這篇是之前D2說好的番外,也算是殘篇吧!

  第一次用第一人稱寫親熱戲真的比之前那篇賭局還要恥一百倍。 (つд⊂)

  本來想放棄的,可是說好殘篇就是要開車,所以只好含蓄點開。 (๑´ㅂ`๑)

  

  這次文中有使用到一些顏文字,是我覺得這樣情緒表現比較鮮明一點。

  對我個人而言,第一人稱視角是比較接近日記形態的一種呈現手法,所以不用太過拘束。

  當然這只是個人的想法而已。

  如果有其他想法或是看法,也歡迎留言跟我說哦! (〃∀〃)

  

  

  以上,不吝指教。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燁玹 的頭像
燁玹

Daydream.

燁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茜
  • 悶死他!
  • 等等啊小茜!你要我殺夫嗎?XDD

    燁玹 於 2018/01/07 12:45 回覆

  • TAKUMI
  • 偷偷冒出留言個嘿嘿嘿嘿(乾)
    怎麼搞的雖然描述的內心OS很好笑
    我還是看到笑出來XDDDD(ㄍ)
  • 不覺得歡樂文比甜文好多了嗎?
    可以爽爽笑到尾www

    燁玹 於 2018/01/07 12:56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