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稿:17.06.25 / 完稿:17.07.03


信長場合。

私設有。

信長 × 梓悅

  

  

  

S.T

  

  

  垂下視線,她輕輕地順著信長如墨般烏黑的短髮,於脣角勾起一彎一如既往的甜膩。髮絲自指間流瀉溢散出淺淡的香氣,隨著周身的空氣盈滿鼻腔,挑起她羞澀紅暈浮現於臉頰。

  

  

  「信長大人,這麼做真的不要緊嗎?」提手將垂落的一綹青絲別於耳後,她將目光移向天守閣內那張堆滿公務的書案上,再次開口,「秀吉明天一早就會來取文冊了吧?要是今天沒有完成,秀吉肯定又會一番長篇訓誡的。」

  

  

  語畢,她的目光重回閉著雙目,一臉悠然枕於自己膝上小憩的信長身上靜待回應。順著髮絲的手,始終沒有因他擱下公務相伴的歉疚而止歇。

  

    

  半晌,見他不語,透著略微紅暈的臉龐上多了一絲的不捨。雖被世人稱為魔王,可他終究還是個擁有血肉之軀的凡人呀!當理想成了責任,那責任便沉重得猶如河谷中的碩大巨石般無法掂量。

  

  

  「真的很累吧?」微弱的話音就像指間的烏絲般輕盈,轉瞬飄散在夜風裡,不著半點痕跡。

  

  

  帶著無盡的疼惜輕撫著他俊朗的臉顏……驀地,纖細的手腕被一把攫住,澄淨的瞳鈴因這突來的舉動懾出一陣滉漾,「不是睡著了嗎?」

  

  

  他緩慢地睜開眼,深邃的眼瞳裡沒有初醒的霧靄氤氳,緊閉的脣瓣微啟,「要給秀吉的文冊已經批好,還有,我並不覺得累……」他頓了頓,輕輕一笑,「只是見不到妳的這幾日裡,我很想念。」

  

  

  因為很是想念,所以他想靜靜的、細細的感受著屬於她的溫度。他從來就不知道,用思念拼湊著所愛之人的模樣竟是如此的煎熬;更不知道原來思念之中的那一點苦澀,能讓對她的愛戀更加的濃烈。

  

  

  「梓悅。」他低聲輕喚,沒有多餘的言語。

  

  

  抬手抑著耳鬢的髮絲,她緩緩的俯身,在距離縮短僅剩咫尺時,信長略略地抬起頭,薄稜淺啄了她柔軟的脣瓣一口笑道,「妳倒是越來越溫順了。」

  

  

  她斂下目光,柔和地笑問,「溫順不好嗎?」蔥指抿了抿他的額髮,「信長大人不總說不喜歡我拒絕。」

  

  

  信長為此話微微地聳肩,而低沉的聲線卻歎惋,「這樣好像又少了點趣味。」伸出手,他撫摩著她的臉頰,墨色眼瞳的深處,隨著脣畔逐漸加深的笑意,透出了一絲藏匿已久的諧謔神采,「不過這感覺也不壞。」

  

  

  停下抿髮的手,她疊覆上信長正撫著自己的寬厚大掌,輕輕的將其拉下。循著雙手劃過的軌跡,她再次俯身湊近信長的耳畔,語帶羞怯地細聲,「其實……是我也一樣想念信長大人。」

  

  

  聞言,信長迅速地別過臉與她相顧。不願錯過她定會羞紅的臉顏是其一,源自她脣間吐出的溫熱氣息拂掠過耳畔甚是發癢是其二,至於其三……

  

  他伸手扶按著梓悅的後首,向前覆上她微啟的粉色。

  

  

  只有靜靜的感受,果然不足以填補因思念而日益漸深的欲壑。因此,他不再留情,亦不拘著對外的縟節,褪去從容地吸吮著、深嚐著他眷戀不已的甜美。

  

  

  

  

  

  月夜下,訴不盡的思念如長川細流,道不盡的情思如伏流泉湧。

  總算,他在南蠻進貢的詩經裡找到了能表情思一二的詩句……

  

  「生死契闊,與子成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Fin.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隨筆記札

  

  這是篇自主練習的極短文。

  因為靈感與手感已經離家很久,又不願一直閒著,所以這算自我鞭策下的小成果。

  

  其實最近有點迷失在情感表述和用詞遣字上。繞來繞去,卻又回到原本的位置上。

  所以,與先前的文風並無差異,因為這是我最熟悉的文風,是我自己。

  

  至於更文這件事……其實不更文並不代表無耕文!

  只是我是個很率性的人,寫出來的文若不喜歡,我會毫不猶豫的即刻刪除。

  所以文呢,被我丟棄了很多,不是沒有耕耘。

  

  

  以上,不吝指教。

  

  

  

◍ 關於古詩、古詞

  

  其實我很愛這類的題材入文,當然依正規歷史來看確實會有點突兀。

  不過戦國坑本來就是屬於半架空,所以我就不會顧忌那麼多。

  

  詩經的成書時期約在西周初期至春秋中期。而詩經一詞的應用,應起於南宋初年。

  日本戰國時期.安土桃山時代:西元1568~1603年。

  南宋時期:西元1127~1279年。

  

  所以在時間上的先後順序是沒有錯位的。

  而在唐代時期,日本與唐朝有密切的文化交流,所以人事物上的傳播亦是有可能的。

  

  以上,是不專業的年代小教室。XDD

  我想表達的是,在半架空的故事裡,什麼都有可能。

  當然最基本的先後順序不要錯得離譜都還是可以接受的。

  不過,每個人的看法都不盡相同,能接受的限度也不同,所以……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燁玹 的頭像
燁玹

Daydream.

燁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