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稿:17.02.26 / 重稿:17.03.13 / 完稿:17.03.16


秀吉場合。

美男戰國各活動、主線參照台詞有。

  

  

  

S.T

  

  

  薄暮時分,西山落日金燦的餘暉,為紛繁的安土街道上增添幾分絢麗的色彩,本該是倦鳥歸巢之時,卻如鼎沸不絕的尋常市街般,人群熙熙攘攘、紛至沓來。

  

  --今兒個,是城下神社一年一度的重要祭典。

  

  

  餘暉照映,踏著閒適悠然的步履,長街上那一抹頎長身影旁的伊人,正使著如汩汩流水般怎麼也無法輕易止歇的小脾氣……

  

  

  「秀吉,可不可以別這麼寵著我了?」噘著嘴,妳憤憤而語。

  「為甚麼?」秀吉淺笑問之。

  「今天明明是你的生日啊!」他的賣傻,使妳不滿的情緒更甚了。

  「是啊!是我的生日。」他仍是一慣地掬起笑意成堆於頰。

  

  

  瞧他這有意無意的,滿嘴避重就輕,簡直是氣死人了!明知妳所指並非其他,可他偏就有意的拐彎兒說那其他。

  

  

  反之瞧妳,很是氣惱地鼓起駝紅雙頰,一把將臉使勁別過。雖是使著小脾氣,卻也同素日那燦然笑靨般動人心弦……這模樣,映入憐愛之情盈溢的金色雙目裡,不自覺的將懸於唇畔的揚線給鐫得更深了。

  

  --寵溺妳,本來就是我的責任,即使是生辰之日,亦然。

  

  

  妳懂他將妳捧於掌心上疼惜的深情,卻不懂他那回以上天恩賜的心意。

  他懂妳與日念叨不息的那一份憂心,卻不懂妳那希冀對等付出的心情。

  

  --就因為是你的生辰之日,才更不應該如此地寵溺我……偶爾,也該讓我盡盡身為戀人的責任吧!

  

  

  

  -

  

  如霜月色傾洩,微涼晚風拂面,算算應是立夏時節,怎得一身春寒料峭之意未歇。

  

  在朝著神社比肩前行的一路上,妳雖默然無聲的抗議,卻也似膠漆般緊握著那雙有著熟悉溫度的大手,靜靜的向他挨近了些。

  

  

  感受到自指間傳遞而來的纖柔親暱,他柔和的目光輕瞥於妳。前景傳來的祭典絲竹之聲將妳鬱憤之情掃清,秀麗臉龐上更迭後的是欣喜。

  

  --果然比起沉鬱,笑容更適合妳。

  

  

  「啊!是撈金魚!」融於歡騰樂聲中的柔美聲線裡,雀躍滿盈。

  

  「想玩玩看嗎?」鬆開緊握著的甜膩,秀吉輕撫著妳烏黑的髮頂,帶著無盡寵溺的話音續語,「如果妳想玩,那就走吧!」

  

  

  十指再次扣緊,秀吉方欲邁出一履,妳卻佇立於原地拉了拉他的手,將其制於原地。

  

  他不解地回望著妳。而妳,則是搖了搖頭淺淺一笑應之,「不,今天是秀吉的生日,應該是我陪著秀吉做秀吉想做的事,不是嗎?」

  

  

  做我想做的事……

  

  

  牽著妳的那雙手,又握得更緊了些。悉數孑然一身的那些日子裡,雖有著主君、家臣,以及諸多事務分食了他的寂寥心緒,卻也掠不去深埋於心底的那一份孤寂。

  

  兒時與年少的孤苦無依,似夢魘般怎麼也無法揮去。在無數個深沉靜謐的黑夜裡,每當午夜夢迴時,他總會沒來由的驚醒……想起過往的曾經,他不禁自問起,降生於世的自己所為何義?

  

  迷網於胡同迴圈裡,是妳,重新定義了他降生於世的意義。是妳的溫柔良善與善體人意,解救他於漆黑的巢窠之中……為此,妳的一切他再也無法釋手,就好比……

  

  --如蜜糖般的令人沉醉,像毒藥似的令人成癮。

  

  

  心底油然而生的衝動驅使,秀吉不管亦不顧路上行人眾多的錯肩回首,逕自將妳攏入懷中,「我想做的事,就是陪著妳、寵著妳,無時無刻看著妳的笑臉。」

  

  --僅此而已。

  

  

  初上的華燈靜懸於巍峨的牌坊之上,如螢火般的微光似筆墨點染般將妳嫣紅一片的雙頰襯得更為瑰麗動人,難為的妳略略垂下纖長的羽睫藏起羞澀目光,「秀吉真是狡猾。」

  

  妳低聲嘟囔,歡欣卻不加掩藏的催促著妳伏首膩近同妳心底一般喧囂不息的胸膛……

  

  

  --妳側耳傾聽,傾聽那只屬於妳的真心。

  

  

  

  -

  

  穿過擁擠的人潮,步上層次井然的臺階……立於莊重肅穆的神龕前,妳向賽錢箱上擲下了枚錢幣……「匡啷--」聲響散入如墨的夜色裡。斂下眼簾妳虔誠的合十輕語……

  

  

  早早許下心願的秀吉,於身側凝睇著很是認真的妳……

  

  

  許一願奢求永遠,妳緩緩睜開了眼,在察覺到秀吉和悅視線的停駐,妳以著有些困惑的秋水迎睇於他輕柔一言,「怎麼了?」

  

  

  「認真許願的妳……也很可愛。」他兀自喜悅地說著,便抬手撫上妳清麗的臉龐。

  「唔……」

  

  --真是!秀吉總是能輕易地說出一些令人難為情的話語。

  

  

  妳本不是個容易羞怯之人,可每當妳與秀吉對面相視之時,總會因為他的一個眼神、一句寵溺……還有縈於他周身那獨有的一縷幽香而不禁赧顏怯情。

  

  

  「秀、秀吉……」拈起他殷紅短袖一隅,妳欲打破沉默的怯怯輕喚。

  「怎麼了?」他笑問。

  「秀吉……都許了甚麼願望?」

  

  出了口的話語,就如同落下的雨滴入泥,怎麼也無法收回。問慶賀生辰之人所許下的心願--這是何等的為難與失禮。

  

  --既是願望,又怎麼能喧出於口。

  

  

  鬱悔一筆繪上容顏,妳無語怪責自己的不察失言。總是揪採著秀吉說想照顧他的自己,卻如此粗心大意……

  

  

  「我說啊……」秀吉輕輕地擁著妳,溫柔的聲線裡,憐愛滿溢,「我的願望,是希望如妳所說的,能夠改進寵溺妳的習慣。」

  

  

  「誒?」於妳澄澈的眼瞳裡,詫異驚掠。

  

  

  這是突然怎麼了?關於寵溺這件事,往昔毫不妥協的秀吉……這是為甚麼?

  

  

  「不過既然是願望,說出來也就沒辦法實現了。」掩不去波光燁燁的金澄眼眸中,帶著些許的惋惜,可他於嘴角勾勒的那一筆苦澀中,藏著的--是戲謔。

  

  

  「哎!」自栽跟斗,說的正是時下的妳。

  

  古有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最近秀吉因公與光秀走得近了些,莫不是秀吉也於光秀壞水透盡的常日言行中,悄悄的被潛移默化了?

  

  

  靜觀妳如四季嬗遞般令人驚艷的眼角眉梢、嬌顏唇角……原於心底難得一見的諧謔,至此滌蕩明淨。

  

  --妳這一驚一乍的模樣,著實是可愛的不得了。

  

  

  「妳啊!就別再掙扎這無謂的小事了。」提手輕戳妳眉間的懊惱,他說得有些無奈。

  「這才不是無謂的小事!」我……也想照顧秀吉,也想讓秀吉依賴著。

  「對我來說,沒有甚麼能比妳更重要。」在實現信長大人的宏願後,我就是這麼想。

  「就算是這樣,我也不會放棄這份想法的。」

  

  

  翦水雙瞳裡所盛著的堅決,就如同磐石般難以決絕。這一次,他當真笑得愁苦,而那苦中,卻有著畫龍點睛般的那麼一點甜,微漾。

  

  既然如此,那麼也就沒有辦法了……

  

  

  「我們……生養孩子吧!」鬆開環於妳腰間的健壯雙臂,他略略退了一步。

  「甚、甚麼?」

  

  

  他笑得奪目,卻未有啟口回應的執起妳纖柔的小手,於妳跟前單膝著地,溫潤一吻落於妳白皙手背上……

  

  

  「在這之前,將妳的一生交付於我,妳可願意?」

  

  

  

  

  

  他曾說,於妳眼底的笑意,如同盛開的桃花般美麗,這一夕,桃花飄散如雨。

  雨後的新枝,含苞更替,再開的,是妳應許的另一片嶄新天地。

  

  

  

  -

  

  我未有啟口的話語,書真摯情語一紙予妳。

  

  

  妳問,我何以得知這名為「求婚」的禮儀?背著妳,我與佐助魚雁往返不下數回。

  他說,這是現代女性一生的憧憬,所以,妳的夢,由我為妳實現。

  

  以上,是做為戀人時的我,給予心愛之人的回應。

  以下,是做為夫君後的我,給予深愛妻子的許諾。

  

  

  今生,能夠與妳相遇、相識、相戀、相惜……這已是上天對於我的莫大恩賜。

  本該別無所求的我,仍是無法知足於此。

  

  --只因妳太過美好。

  

  如果生辰之日所許下的願望,都能夠如願實現……

  那麼,這一生,我就只貪心這麼一回。

  

  

  

  

  --今生與妳雙宿雙棲,來世與妳永不相離。

  

  

  

  

Fin.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隨筆記札

  

  這篇短文,獻給秀吉葛格!

  秀吉葛格生日快樂!♥♥♥

  

  然後文筆甚麼的,請小力地鞭我。

  在倒數十天的時候把先前擬好的文案全數砍掉,我很崩潰也很痛。(淚流)

  因為撞梗太多,不得不選擇忍痛捨棄。

  

  因為是自家夫君的總幹事,我又無法放棄不寫賀文……

  所以,這星期死命的開夜車跪求靈感大神恩賜。

  

  然後就是我要安息了。(妳等等)

  

  

  以上,不吝指教。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燁玹 的頭像
燁玹

Daydream.

燁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