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稿:17.03.05 / 完稿:17.03.05


謙信場合。

女主視角。

 原同居三十題:一同外出購物。

美男戰國各活動主線參照台詞有。

  

  

  

01

  

  

  我,佇立於賣場的蔬果架前,有些煩惱地挑著今日晚餐食譜上的食材……

  

  自從與謙信大人回到現代開始了兩個人的生活之後,無論我作了甚麼,謙信大人總是半分不落的完食--沒有嫌惡、沒有挑剔。本來身為掌廚人的我應該是要高興的,可是,就因為謙信大人的喜惡皆不形於色,這點讓我相當煩困。

  

  --謙信大人不愛甜食,卻總是讓喜愛甜食的我多做些。

  

  這……我可以逕自理解為是謙信大人的體貼吧?總是如此的,謙信大人的原則在於我相抵觸後,就成了沒有原則。

  

  

  「把這穿上。」立於身旁的謙信大人皺起那好看的眉毛,將他的外套遞了過來。

  「突然這是怎麼了?」我有些困惑。

  「穿上。」他好似不悅的再次重訴了一次。

  「唔……」

  

  迎睇上自那雙異色眼瞳裡所投射出的目光,除卻身子不自覺的輕輕一顫,更多的是來自那目光中所透出的寒慄氣息。

  

  --這是……生氣嗎?為甚麼?

  

  

  不明所以的我,接過謙信大人手上的外套,隨意地穿了起來。在我轉過身,準備與腦袋瓜子裡的食譜繼續一番抗戰時,謙信大人卻伸手捉住我的臂膀,將我大幅扭過面向他……

  

  

  不知怎麼的,剛才那低沉的令人有些驚慄的話音,頓時在耳際迴響起,我有些後怕的開了口,「怎、怎麼了?」

  

  「穿好。」落下這麼簡短的二字,謙信大人緩緩的將外套上的排扣逐一扣上。

  

  

  就只是眉心深鎖,他那俊俏的臉龐上卻不著一絲情緒表現,真的……好讓人發愁啊!究竟是為甚麼呢?

  

  

  

02

  

  

  回到家裡,在我迅速將買下的食材全數置入冰箱,返回客廳時……謙信大人似不知藏於通廊多久的時間,倏地自背後將我圈禁……

  

  

  「呀--謙信大人你做甚麼!」後背,緊貼著謙信大人結實的胸懷,隔著衣裳流淌而來的熟悉溫度,令我仍舊是難以自制的羞紅了臉,大概就如同出了沸水的螃蟹一樣紅吧!

  

  

  「……」

  

  良久,謙信大人皆未有啟口,只是薄稜輕抵著我的頸窩,隨之……是於我光裸脖頸上傳來的一陣酥麻感,我不由得嚶嚀微溢,「嗯啊……」

  

  真的好討厭啊!謙信大人對於親暱之舉的時機掌握似乎就是隨性而為呀!

  

  

  在謙信大人一晌的縱情任性後,他旋過我有些發軟的身子,帶著些許粗礪感的寬厚大掌輕掠過我的腰間將我與之收近,「以後,還是讓妳待在家裡就好。」

  

  「誒?為甚麼?」我不理會那緊揪著我的目光有多凌厲,掩不住的不解便脫口而出。

  「因為,我不准其他人看著妳。」特別是--除了我以外的男人。

  「這、這怎麼可能?」

  

  

  說得滿嘴的荒唐言,到底是因為路上熙熙攘攘的人群裡那幾縷帶著些許色彩的目光輕瞥於我,被眼尖的謙信大人所攫獲了嗎?

  

  --我不明白,也不想這難得的一同採購,是第一次,亦是最後一次。

  

  

  「讓外食送來就可能。」他的語氣散著許久未見的強硬。

  「總不能往後都是外食度日吧!」這我可不要。

  「只要讓其他人看不到妳,我無所謂。」

  

  --謙信大人……你無所謂,可我有所謂呀!

  

  

  

03

  

  

  飯桌上的靜默、長箸輕碰瓷盤的聲響,這突兀感是強烈得令人很是難受。憶起午後與謙信大人的那番對話,又思及爾後再也不能一同出門踩街……頓時間竟讓我食慾全無。

  

  

  擱下碗筷,沒有半聲招呼的我逕自起身朝著檐外深沉的夜色走去……

  

  

  謙信大人的佔有慾並不一般,這我不是不清楚,我也明白,做為一個本活躍於戰國時代的武將,讓他帶著古色目光跨越百年來到現代,所有映入眼簾的人事物,是那樣仿若隔世般的格格不入,可即便如此……

  

  

  「不能出門就這麼難受嗎?」那熟悉又清冷的嗓音於耳畔響起,打斷了我的思緒。

  「嗯……」那樣如同尋常戀人般的愜意漫遊,我實在……沒法割捨。

  

  

  晚風颯戾拂掠過未著衣裳覆掩的四肢,那沁入皮膚的涼意,惹得我哆嗦一陣。謙信大人似是查覺到了我極力壓抑的略微顫抖,便自身後向前將我擁入懷中。

  

  

  「冷嗎?」

  

  自謙信大人口中散入夜風中的關懷很輕,就如同白羽一般輕柔。我沒有搭話,只是默默的轉過身子回抱著他。

  

  --真的,很溫暖呢!

  

  

  「謙信大人,就不能……」臉頰偎著他鼓動的胸口,我有些愣神兒的輕哺。

  「能。」謙信大人飛快的接過我未哺盡的話語,這令我無所適從了。

  「可、可是我話都還沒說完呀!」

  

  就在我離開他的懷抱,與之視線相匯時,謙信大人嘴角勾起一絲淺淡的微笑,隨後於我的唇瓣上淺啄一吻,又道,「只要妳把自己包緊,就讓妳出門。」

  

  

  這意思是……

  

  「只要我不穿得太精少,就可以嗎?」我難掩欣喜的確認。

  「對。」

  「所以,我們還能一起出去轉轉嗎?」

  「可以。」謙信大人提手攏起我垂落於肩上的髮,輕輕的梳起……

  

  

  

  --只要妳喜歡,稍微更動原則,沒有甚麼不可以。

  

  

  

  -

  

  謙信大人之於我,是個令人又驚又喜,又害怕又想更靠近的戀人。

  於他身上的不可能,為我,他一一打破。

  

  我之於謙信大人,大概就是任性、任性,再任性不過的一江愁水。

  於我身上的小性子……

  

  

  

  

  

  --只因是妳,我盡數包容。

  

  

  

  

Fin.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隨筆記札

  

  說好的小品,最後又爆棚變短篇。(眼神死)

  如果同居三十題每篇最後都這樣,我的腦子應該會風化。(不對)

  

  不過,我感謝同居三十題解決了我寫文的最大困擾……

  

  --命標題。(痛揍)

  

  

  以上,不吝指教。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燁玹 的頭像
燁玹

Daydream.

燁玹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清琴
  • 雖然很霸道,但也很可愛
  • 武將們的佔有慾都很過盛啊!XD

    燁玹 於 2018/02/26 14:49 回覆

  • 訪客
  • 謙信廚好幸福~~
  • 很高興謙信太太喜歡哦!(〃∀〃)

    燁玹 於 2018/02/26 14:49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